世界服装鞋帽网首页 > 正文

国宝文物:素纱襌衣重49克的素纱单衣是怎么“炼”成的

2024/7/8 16:45:00 来源: 评论(0)2836

素纱单衣

 近日,“彼美人兮——两汉罗马时期女性文物展”在湖南博物院开幕,国宝级文物曲裾素纱单衣真品等展品为首次展出。素纱单衣被誉为西汉时期纺织技术的巅峰之作,也是目前最早、最薄、最轻的服装。2000年前的古人是如何做出这样一件“衣中极品”的呢?

QQ浏览器截图20240708164315.png

  这件衣服准确的名称应该是“素纱襌衣”

  1972-1974年发掘的长沙马王堆汉墓,是西汉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一家三口的墓葬,共出土了3000多件珍贵文物,是20世纪世界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辛追是利苍的妻子,去世时年约50岁。一号墓墓葬中,四壁最外层的椁板与内椁板之间留有东、西、南、北四个边箱,用于存放大量随葬品,供辛追在地下的吃穿用度。素纱单衣与绵袍、裙子、袜子等一共14件衣物,就出土于西边的一个竹箱子。

  素纱单衣中的“单”字,是说它很单薄的意思吗?其实不然,这件衣服准确的名称应该是“素纱襌衣”。《说文》:“襌,衣不重。”《释名》:“襌衣,言无里也。褠,襌衣之无胡者也,言袖夹宜形如沟也。”三号墓的衣衾腐朽严重,但是遣策(古人在丧葬活动中记录随葬物品的清单)较为详尽,出现了许多有关“襌衣”的内容,涉及了帛、绪、绮等多种材质,白、霜、青、绀等多种色彩,可见“襌衣”是当时比较常见的服饰种类。由于“襌”这个字没有简化体,加上也不是一个常用字,所以现在大家一般都写作“单衣”。

  据介绍,马王堆出土的素纱单衣有两件,一件是直裾,一件是曲裾,都是右衽。其中,直裾的是49克,衣长128厘米;曲裾的是48克,衣长160厘米。曲裾的素纱单衣在工艺上相对更高超,因为它更长、更宽,却还轻1克。直裾素纱单衣在馆内马王堆汉墓基本陈列中常年展出,此次展览中,主办方特意安排了这件从未对外展出过的曲裾素纱单衣真品。

  那么,直裾和曲裾的区别在哪里呢?裾,指衣服的大襟。直裾,即襜褕,语出《说文解字》,是华夏衣冠体系中的一种。直裾下摆部分剪裁为垂直,衣裾在身侧或侧后方,没有缝在衣上的系带,由布质或皮革制的腰带固定。曲裾特点是衣襟从领子斜至腋下,呈曲线状。这种设计使得穿着者在行走或活动时,衣襟不会散开,更为贴身。

  在汉代男女都可穿着直裾,但是不可作为正式礼服,原因是古代的裤子没有裆部,仅用一根带子系住。因此要有外衣掩住裤子,否则即为非礼,因此要外穿曲裾深衣。最初曲裾男女皆可穿着,男子曲裾下摆较大便于行走,女子曲裾下摆则略显紧窄。汉代妇女的曲裾深衣长可曳地,下摆呈喇叭花状(可参考出土的战国、汉代壁画和俑人),行不露足。衣袖有宽窄两式,袖口大多镶边。衣领部分很有特色,通常用交领,领口很低,以便露出里衣。如穿几件衣服,每层领子必露于外,最多的达三层以上,时称“三重衣”。而在后来的不断发展中,男子曲裾逐渐消失,而女子曲裾一直延续到东汉直至魏晋。后女子深衣势微,襦裙兴盛。

  一件素纱单衣的制作过程

  江湖一直流传着素纱单衣的神奇传说,它薄如蝉翼、轻若烟雾,重量不到一两。素纱单衣不仅轻且透光率达到75%,衣服叠十层放在报纸上,仍能看清上面的文字和图片,这主要得益于其材质,经科学检测鉴定均属于桑蚕(家蚕)丝纤维,单根纤维的投影宽度为 6.15~9.25微米,单根纤维的横截面积为77.46~120平方微米,如此细小的纤维自然是历经先秦、秦汉时期长期饲蚕方法经验的积累成果。

  汉朝历代政府都提倡饲养已经驯化的家蚕, 禁止饲养“原蚕”。原蚕因为饲养的桑叶属于夏秋季的,桑叶质量不好,即使辛辛苦苦饲养,吐出来的丝也质量不高,而当时备受推崇的桑蚕品种很可能是已饲养的“眠化蚕”。而当时最顶级的纱则来源于汉代培育的三眠蚕。与现代蚕相比,吐出的丝更细,用蚕丝纤度单位来测量,只有10.2至11.3旦(旦数越小,蚕丝越细)。

  由于缫出的丝纤维十分精细,所以织造的衣物看上去像轻雾一般,故而在汉代文献中又称这种纱为“雾縠”,如《汉书·礼乐志》颜师古注曰:“雾縠,言其轻若云雾也。”司马相如《子虚赋》描述郑女“垂雾縠”。郭璞注曰:“言细如雾。”《抱朴子》中称:“劲弩之余力不能洞雾縠。”这些都十分形象地描述出这种纱丝线的精细程度。这样微细的纤度,和近代缫出最精细的蚕丝十分接近。

  这充分说明至少在西汉初期,我国劳动人民已经掌握了相当完善的缫丝技术,能够应用蚕丝中各茧层丝纤维的不同纤度配茧,进行较科学的煮茧、添绪和缫丝,并能均匀地控制蚕丝的条份,缫出丝织物品种所需要的生丝纤度。

  织好的丝帛还属于生丝,需要进行煮练熟。其技术早在商周时期就已掌握。大致是放入热水中煮练,使丝帛脱胶,在经过捣洗或捶洗就会变得柔软。唐代的《捣练图》为我们了解这一过程提供了形象资料。

  在制衣裁剪之前,捣练过的丝帛还需要熨晕,把烧红的木炭放在斗中,用底部的热度把织物熨平整,以保证后期缝制的衣物平整。

  熨烫平整之后的素纱就可以用来裁剪、制作衣物了。有的布帛在裁剪制成衣前,根据不同需求还要加以髹漆、染色、砑光等工艺。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两件素纱单衣,保持基本完好,制作精美,一方面说明保存好,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的熨烫、裁剪缝纫技术的成熟。

  素纱属于高档衣料,在周朝时多作为上层贵族袍服衣里料。如《周礼·天官冢宰第一》:“内司服掌王后之六服:袆衣、揄狄、阙狄、鞠衣、展衣、缘衣,素纱。”《礼记正义·杂记上第二十》:“素沙,若今纱縠之帛也。六服皆袍制,不单,以素纱裹之。”《礼记正义·玉藻第十三》郑注云:“六服皆袍,制以白缚为里。”由此可知,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纱单衣原本应是洁白色,只因2000余年埋藏在地下导致有机质的蚕丝变成了今天看到的茶黄色。

  多数学者认为,贵为丞相夫人的辛追欲露华丽外衣纹饰,因此在色彩艳丽的锦袍外面罩上一层轻薄透明的单衣,使锦衣纹饰若隐若现,朦朦胧胧,不仅增强了衣饰的层次感,更衬托出锦衣的华美与尊贵。

  仿制的一大难度在于——蚕

  一直有个坊间传言,素纱单衣原有两件,其中一件曲裾素纱单衣于1983年的文物盗窃案中失窃,嫌疑人的母亲为了销毁证据,将素纱单衣烧成灰冲进下水道。因此,湖南博物院仅展出了未失窃的直裾素纱单衣。

  事实并非如此。

  当年被盗走的,其实是常设展厅中的直裾素纱单衣,嫌疑人的母亲将包括素纱单衣在内的一批文物丢到烈士公园,被人发现后送回博物馆,经修复后向公众展出。而另一件曲裾素纱单衣未曾失窃,长期保存在库房。

  素纱单衣曾深埋地下2000多年,出土后由于环境骤变,加速其纤维分子链的断裂,纤维的强度大幅降低。另外,因常年展览,光照、氧气等自然因素也加速了纤维的老化。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起,国家文物局有一个课题就是复制素纱单衣。当时,南京云锦研究所复制了两件,但是两件的重量都超过了50克。

  素纱单衣的仿制难度之一来源于蚕。据南京云锦研究所设计中心主任杨冀元介绍,制作素纱单衣时,西汉人使用的三眠蚕丝纤度只有10.2至11.3旦,而现代人培育的四眠蚕丝纤度却有14旦。如今吐丝的蚕宝宝被驯化后更胖了,吐出的丝更重了。为了更真实地还原素纱单衣的面料,制作团队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一批瘦弱的三眠蚕宝宝,它们蚕丝的纤度仅为11旦,比较适合作为原材料来进行面料的织造。

  直到2019年,湖南省博物馆联合南京云锦研究所历时两年,终于成功仿制出一件重量约49克的素纱单衣。这也是素纱单衣出土40多年来,首次得到官方授权、经博物馆相关专家鉴定认可的仿制品。文/记者 陈品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第一时间
世界服装鞋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世界服装鞋帽网sjfzxm.com"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世界服装鞋帽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世界服装鞋帽网sjfzxm.com",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3、若因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电话:0755-32905944,或者联系电子邮件: 434489116@qq.com ,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4、在本网发表评论者责任自负。
跟帖0
参与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发言请遵守相关规定

相关阅读

国宝文物:素纱襌衣重49克的素纱单衣是怎么“炼”成的

服饰文化
|
2024/7/8 16:45:00
1

国宝级文物曲裾素纱单衣真品亮相新展

服饰文化
|
2024/6/18 12:39:00
2

专题推荐

阅读下一篇

关注波司登发布2023/24年财报

波司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德康表示,纺织服装产业开启了以新质生产力推动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的新征

返回世界服装鞋帽网首页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手机看新闻 手机看新闻
展开
  • 微信公众号

  • 电话咨询

  • 0755-32905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