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一杯春茶,一身清雅

自媒体 木棉道 2020/3/30 12:49:29

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

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

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

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

—郑板桥《七言诗》

倘若找一个没有南北差异的春天符号,

春天新下来的茶,

恐怕可算作是最不可辜负的年度春宴。

人们深切迷恋春茶,

它就是打开春天的那把钥匙。

杭州西湖的龙井、太湖两岸的碧螺春、

信阳的毛尖、安徽的太平猴魁……

历经了一个冬天的酷寒,

在阳光雨水的滋润下冒出万千芽头,

碧绿葱翠,嫩得欲滴。

端一杯新茶举到嘴边,

只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口绿色的深潭边缘,

满足得情愿掉落到那池碧波里去。

仿佛万般苦恼皆散,

前尘往事俱可既往不咎。

喝春茶的习俗在中国由来已久,

历代文人墨客们都吟诵不绝。

唐朝诗人刘叉在《冰柱》一诗中就有云:

“不为双井水,满瓯泛泛烹春茶。”

宋代元好问在《茗饮》中也写道:

“一瓯春露香能永,万里清风意已便。”

近代大文豪巴金在作品《秋》中

更是直言不讳地说:“绮霞,大少爷爱吃酽茶,

你把‘五更鸡’上煨的春茶给他倒一杯。”

可见,喝春茶真是一种任何时候

都不过时的至高享受。

在年复一年的品茗之中,

衍生出中国独特的茶文化——“茶道”。

从此,品茗与单纯的喝茶解渴有了明显的区分。

《茶赋》云:茶道精神,纯雅礼和。

纯为其本,雅为其韵,为其德,和为其道。

茶道品的不仅是茶,还有茶具、环境和氛围,

茶起杯落间,流淌着风雅与诗情。

着装也是茶道礼仪的重要部分:

男可庄严,女可飘逸,

需与环境相辅相成。

不说画龙点睛,也应有锦上添花的功效,

视觉上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论语上说“尊其衣冠,正其瞻视”,

对于茶,相当一部分人从心底里保持着尊重,

由心而发,然后在着装等其他方面体现出来。

传统的旗袍、中式的宽松服装、

仙气飘飘的纱裙、棉麻的汉服……

经过改良之后,穿之不仅行动舒适,

而且还具有仪式感,

是茶人们最得宜的服饰。

而且有些人已经将这些服装

从喝茶中穿到了现实生活中来。

棉麻的性情好似清茶,浓淡馨雅,

裙裾上的刺绣和手绘

则是绽放在霓裳上的中国文化,

瞬间将一方小小的品茗之处,

绘成了一幅悠然雅致的国画。

琴棋书画诗酒茶,文人之雅,

壶中茗者,不动声色,

亦有雅人深致,闲转手中垢茗盏,

犹似红袖添幽香,从来佳茗如佳人。

“春茶”二字,带着新绿,带着清香,

带着可以想象的诗情画意。

一杯春茶,杯中春天了然于胸、有如亲见,

也成了人们心中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