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忽然,想去古镇了

自媒体 木棉道 2020/7/6 9:29:39

木棉道 | 忽然,想去古镇了 

作家白落梅写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古镇情结,烟笼人家,流水江南,只是或浅或深罢了。”

身处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当中,

其实很多人内心还是向往

悠哉悠哉的慢节奏生活 。

他们常常在忙碌的工作和学习之余,

适当地给自己来一个放松 ,

去体验与高楼大厦不一样的、

风格典雅的古镇风景 。

木棉道也跟着穿木棉道的伊人们,

去过天南地北许多的古镇:

诗情画意的江南,古朴宁静的宏村,

方正巍峨的平遥,浪漫多情的大理……

古镇,美在简。

一剪长空,一湾秀水,一叶轻舟,

便是一卷悠远的古画。

天水一色,青山如黛,

秀水如颊,蚁舟一长啸,

消失在孤帆远影碧空尽的幽静当中。

古镇,美在慢。

人们不用朝九晚五,

烦恼于公交地铁的拥挤,

而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打着伞过桥的人,

坐在河畔垂钓的人……

似乎都不急不慢,

各自沉浸在当下的事情里,

岁月静好,与世无争。

古镇,美在古。

厚重的砖墙、凹凸的青石,

叩开你记忆的心扉。

悠长的街巷、古典的戏台,

回荡着恍如隔世的名伶之音。

柔指轻梭,曼妙一曲,

尘音绝世舞弦音,驱散一世的落寞。

也想执一壶酒,拥一弦琴,

醉于花荫月下。

古镇,美在天成。

曲径通幽的景门,

将风景勾勒成不同形状的画;

斑驳的白墙,映衬着灵动的竹影;

还有,那些雕龙画栋的屋檐和窗棂,

让岁月的诗意透过缝隙照亮我们的心。

一阵雨过后,

庭院有了苔痕。

绿树阴浓夏日长,

楼台倒影入池塘。

画堂朱户,纷纷情意,

花却香如故。

穿一袭改良中国风服饰,

优雅地在古镇漫步,

一边是千年文化的绮丽,

一边是古色古香的流韵,

那相得益彰的灵动,

在蜿蜒曲折的巷弄里缓缓流淌。

柔雅的色彩,

绚烂了暗色调的古巷,

唯美的手绘,

仿佛穿越而来的芬芳。

千年匠艺的浸染,

化作飘逸的简雅霓裳,

一枝红艳露凝香,

云雨巫山枉断肠。

屋内屋外,

都是那么的遥远而熟悉。

潜心画栋亦雕梁,

恍如隔世散古香。

时光仿佛已倒转,

孔孟入室已登堂。

你的连衣裙上缀了一朵刺绣的花,

唤醒了一段古雅的时光。

或许百年前的闺秀,

正是在这楼阁之中,

用岁月缝花,以针线传情。

昔日的老竹椅,

如古镇里忠诚的守门人。

小时候,最喜欢搬一把竹椅,

聚在一起,听爷爷奶奶讲故事。

嘴里咬着的是两毛钱一根的冰棍。

冰棍吃完了,故事还没结束。

古镇的每一天都很长,

走路、听书、喝茶……

可以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

古镇的每一天都很短,

总觉得刚刚还是清晨,

一晃眼就夕阳西下。

淡雅的灰色系改良国风服饰,

缱绻着空灵美好的禅意,

是摇曳在古镇里的水墨诗,

岁月悠悠,伊人楚楚。

我们一边想要从小镇走出去,

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一边又总是会怀念从前,

在小镇里的那份简单的快乐 。

随着城市的扩张和乡村的发展,

保持着传统风貌的古镇越来越少。

现在古镇对于我们来说,

是记忆,也是文化,

是故乡,也是情怀。

它治愈了无数疲惫的心灵,

铭记了中华文化的璀璨模样。

每个人心中,

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古镇 ,

装载那些无法忘怀的美好记忆。

你的古镇在哪里?

不妨留言告诉我们。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