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华服打卡 | 绿野仙踪,清扬婉兮

自媒体 木棉道 2020/8/10 9:28:51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诗经·国风·郑风·野有蔓草 》

一叶而知秋。

每逢季节更迭之时,

最先感知到变化的,

就是人间草木,

那成片的山野,由绿转黄,

喧哗了一夏的繁华,

在秋风中,变得旷远而宁静。

木棉道的伊人用华服和绿野的邂逅记录了季节变化的美。从初夏的白茅草地到秋末的芦苇荡,诗意缱绻,裙裾飘扬。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江南有一片白茅草地,是夏日的拍照胜地。

白茅,未开花时,它只是万千种草中,最卑微普通的一种,但当一大片白茅花开放,倘若吹来徐徐微风,即使没有妖娆的身姿,这般简单洁白也已超凡脱尘。

在古代,白茅常被比作连绵不断的相思和纯洁美好的佳人。《诗经·静女》曾写道:“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从郊野归来的娴静女子,手持一把白茅送给心上人。那痴情的小伙,将白茅珍藏。

《诗经·硕人》也写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庄姜公主的手,就像白茅的茎芽(柔荑)一样白皙柔软。

是日,天朗气清,一望无际的白茅与天空相接,让人想起“芳草碧连天”的诗句,葱郁梦幻,仿若仙境。木棉道的伊人穿上绿色的齐胸襦裙,在这仙境中款步姗姗,娉婷且充满雅韵的身姿,与绿色的白茅融为一体。

柔美的藕荷色上衣衬托出女子的粉嫩娇颜,和淡绿色的裙子搭配,若荷花玉露般清新雅致。

在白茅花海中偶遇一丛小花,心中泛起阵阵浪漫的涟漪。低头闻香,精致的步摇微微荡漾,身旁充满绿色青草的芬芳。

裙上清雅的小花与花丛相互呼应,风吹过,裙摆飞扬,已分不清哪些是真花,哪些是裙上花。

秋天,白茅渐渐凋零。寂寞的芦苇丛装点上了水墨画般的意境。晨曦中,它朦胧地像一个梦。夕阳下,它留下曼妙的倩影。

说起芦苇,又会想起《诗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秦风》的《蒹葭》,

讲述了一段荡气回肠的痴恋故事:

在一个清寥空灵的深秋的早晨,

一位痴情的男子来到一条长满芦苇的河边,

寻访他心仪已久的爱人,

而他的爱人却行踪不定、

让他感到可望而不可即。

芦苇的轻灵飘摇,淡远幽静,

自古就是中国文人所追寻的诗和远方。

“素雅无那清韵佳,轻揉玉雪碎霜华。”

“水零鸥鹭光,烟淡芦苇痕。”

“杳杳渔舟破暝烟,疏疏芦苇旧江天。”

跨越了千年的光阴,

芦苇荡依然是东方美的象征。

去年秋天的某个黄昏,

木棉道的伊人曾穿上华服,

漫步于水边的芦苇丛。

她蓝白相间的霓裳,

在阳光和芦花的缝隙中飞扬。

美轮美奂的手绘,

传承了汉韵唐风,

上衣下裳的搭配

融合恰当的简化设计,

将古典和时尚、艺术与生活结合。

手持团扇,芦花拂面。

风一吹,那一蓬蓬芦花漫天纷飞,

素洁、飘逸、高雅、脱俗,

柔顺中隐含着傲骨。

穿着华服走在芦苇丛,

时光好像是静止的,

感觉进入了一幅山水画中。

《诗经》中隔岸隔水的一盏莲细细生香,

与远古的风雅邂逅。

绿野上轻灵悠远的风景,

是自然和岁月的馈赠,

镌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身影。

不如现在就穿上华服,亲近绿野,

去追寻流传千年的诗心。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