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绝美中国色,都在紫禁城

自媒体 木棉道 2020/9/4 9:43:43


碧云天,黄叶地。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宋·范仲淹《苏幕遮》

随着秋的来临,

叶子黄了,橘子红了,

天空蓝了,江岸白了……

领悟秋天的美,

往往从色彩开始;

而领悟色彩的美,

离不开紫禁城。

有人说:“最美的中国色,

都在紫禁城”。

什么是中国色?

早在春秋时便定下

“青、赤、黄、白、黑为五方正色。”

这五色是中国文化的色彩智慧,

是最纯正、最尊贵的颜色,

能够真正传递东方美学。

而这些中国最美的基本色,

都可以在故宫里找到影子。

过眼韶华何处也?萧萧又是秋声。

极天衰草暮云平。

斜阳漏处,一塔枕孤城。

独立荒寒谁语?蓦回头宫阙峥嵘。

红墙隔雾未分明。

依依残照,独拥最高层。

—— 王国维《临江仙·过眼韶华何处也》

朱红,

介乎红色与橙色之间,

象征富贵,

一门一窗一宫墙,

它是时光里的美人,

典雅华贵。

和红墙、朱门相呼应的,

是明朝永乐年间的红釉,

它是故宫的珍藏之一,

红得耀眼,美得夺目。

红釉工艺在明朝之后便失传,

因此现存的都是珍品,

象征着那个时代的辉煌。

正值秋天,御花园的菊花即将盛开。

朵朵红菊娇艳华贵,大气饱满,

流淌着与生俱来的端庄和内敛,

只一瞬,便醉了人的眼。

穿红色旗袍的女子,

身披故宫色而来,

曼妙婀娜的身姿下,

是流传了千年的惊艳。

昔献长杨赋,天开云雨欢。

当时待诏承明里,皆道扬雄才可观。

敕赐飞龙二天马,黄金络头白玉鞍。

浮云蔽日去不返,总为秋风摧紫兰。

——李白《答杜秀才五松见赠》

《易经》道:“天玄地黄”。

孔子说:“黄帝配土,

以土德王于天下,色尚黄。”

黄色象征着君权,

明黄更是帝王御用之色,

如太阳般耀目,独尊不可逾越。

在过去,黄色是紫禁城独有的流行色。

从摆放在宫殿里的盘子、花瓶,

到皇家随身穿着的龙袍凤衣,

都是明亮的黄色系。

如今,黄色不再是某些人的专属,

还可在阴郁的时候,

给人营造一份明媚的心情。

深秋,紫禁城的银杏黄了,

故宫仿佛笼罩在金灿灿的阳光之中,

给那个寒冷肃杀的时节,

带来些许温暖的慰藉和希望。

不知今年的银杏什么时候变黄?

身穿黄色服装的女子,

亦是一道高贵明媚的风景。

秦观笔下的美人即是如此:

“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

揉蓝衫子杏黄裙。”

淡黄斜日留汀草。檐低半露遥岑小。

病眼不禁愁。阑干无数秋。雁声何处落。

旧梦还惊觉。风重葛衣单。深山吹笛寒。

——曾原一《菩萨蛮·淡黄斜日留汀草》

牙色,是淡淡的黄。

它没有黄色那么绚烂,

也不似白色那般空灵,

它带着一抹温润,一丝朦胧,

文艺雅致,如诗如玉。

它是故宫岁月沉淀的见证。

或许本来它并不存在于这里,

只是经过几百年的风霜,

部分皎洁的汉白玉栏杆

和画卷的宣纸慢慢泛黄,

渐趋于传统的牙色。

正是这种岁月的色彩令人着迷。

它仿佛被赋予了某种温度和记忆,

给紫禁城加了一层怀旧的滤镜。

走进紫禁城,看着这泛黄的风景,

内心也会变得从容沉静。

牙色的纱裙优雅飘逸,

宛如置身缥缈的黄昏,

在余晖中感受温柔的暖。

设计婉约端庄,

流露出大家闺秀的典雅气韵。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水满则溢”,

东方文化讲求留白,

古代的白,

象征着起点,神圣高贵。

似人们抛去世俗欲望后的

返璞心愿。

紫禁城每年冬天的雪,

总是白得洁净,白得深入人心。

仿佛洗净了百年的沧桑,

还给我们一个玉砌的京城。

而在冬雪过后的春季,

又滋养出莹洁的玉兰和梨花,

一阵阵风吹过,

梨花雨,落纷纷,好似仙境。

除了自然美景,

故宫里还有一抹珍贵的白,

是跟青比肩的白釉瓷器。

“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这样的绝色,是故宫的德化白瓷。

在每个人心中,

都有一个白裙女神。

她或亭立于水之滨,

或徘徊于风之间,

高洁的白,飘逸的裙摆,

仙气缭绕,诗意缱绻。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

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李煜《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青绿没有娇艳的色彩,

但足够厚重、有内涵。

它就像林间的老竹,

沉稳地衬托着故宫的红。

红绿之间,看见东方的优雅浪漫。

《说文》里记:“青,东方色也”,

青,也是象物生时之色。

寓意着草木初生,万物成长。

故宫的青绿,

都在屋檐彩画,顶上藻井中。

即使时光侵蚀,

故宫很多飞檐上的青绿雕饰

也得以比较完整地保存下来,

在匠人的修补下,绽放出苍翠的色彩。

初秋时节,树木依旧葱茏,

与屋檐上的青绿交相辉映,灵动而美好。

一袭青绿色的连衣裙,

既有古典的悠悠意境,

又不乏当代的清雅舒适,

加上精致的中国纹腰带,

时尚简约,曼妙多姿。

残花细雨半钩帘,过雨溪山总翠蓝。

禁火人家春寂寞,莺啼应未到村南。

——张宇初《三月一日寒食》

翠蓝的蓝,摄人心魄。

它来自故宫珍藏的点翠工艺品。

此工艺取翠鸟之羽,极为复杂,

先以金银片制成底托,

再用金银线勾勒出图案纹样,

然后精心粘贴翠鸟羽毛。

手挽青丝,簪花添俏,

凝刻光阴,独具匠心。

一抹醉人的羽蓝,

惊艳了年华……

因为对翠鸟造成了伤害,

最传统的点翠已经失传。

不管点翠工艺有多美,

艺术价值有多高,

都永远无法和生命相比。

失传的点翠正是成全了翠鸟的延续,

或许这才是天地之间的一种大美。

而翠蓝仍在服装之上延伸,

复古的色调,细腻的点缀,

修身而简约的设计,

尽显东方女子的婀娜之美。

醉罢黑瑶池。

渺渺春云海峤归。

画栋珠帘成昨梦,谁知。

百姓人家几度非。

相对语斜晖。肠断江城柳絮飞。

——黎廷瑞《南乡子·醉罢黑瑶池》

夜幕下的紫禁城,

更显庄严肃穆和神秘。

黑白象征东方的阴阳,

是一种简约、禅意的态度。

黑色能包容一切,

亦可在水墨画中创造一切。

故宫黑色并不多见,

最明显的是文渊阁。

北玄武,玄武为黑,

在五行中黑是水的颜色。

所以为了防火,

故宫给藏书阁屋顶覆以黑色琉璃瓦。

除此之外,

清朝的藏品中

还出现了一些黑色漆器,

这些漆器中西结合,

特别是描金的器物,

色彩对比分明,典雅高贵。

如今,黑色已成为高级的象征。

黑色的改良汉服连衣裙,

简约大气,窈窕修身,

款款漫步,散发袅袅风韵。

                                                                                         我们寻觅的中国色,

                                                                                      几乎都能在故宫中找到。

它们见之于宫墙画廊、四季美景。

它们诗意了山河,染就了霓裳。

调和晕染,逐世留存。

                                                                                   一座紫禁城,半部色彩史。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