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撑开你的伞

自媒体 中国书画名家专访 2020/9/21 8:18:32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

撑开你的伞

下雨的日子,是清静的日子,舒心的日子,是我最开心最精神最是孩儿气的日子。

我可以不带雨伞不拿雨披甚至不穿一双鞋儿,便一头钻近淅淅沥沥的雨中,接受雨的爱抚和按摩,让满身的燥热和苦闷随着飘飘洒洒的雨滴一“淋”而尽。此时,青春的可爱便又毫不羞涩地在雨中站成了又一种独特的景致。

记得去年的夏季,我和友人在A城信步逛商厦转书摊,被雨水戏耍了一番。

那天下午,天气闷得透不过气来,我们携手走着,笑谈博引。四时左右,一阵微风之后,天地间好像停止了运动,空气凝滞了,人们纷纷奔向冷饮厅奔向冰棒摊,或蹲或坐或站,嘴里喝着冷饮或吃着冰棍仍然张着大嘴,作一种艰难的深呼吸状。

稍顷,一阵大风骤起,横扫满地纸屑、碎片、败叶、方便袋,人走在大街上双眼像得了色盲,看万千景物,人也朦胧,树也朦胧,车也朦胧,就连邮电大楼上那高耸云天的微波塔也像海市暨楼一般朦朦胧胧。

风停了,哗哗啦啦下起雨来,人们被热吹涨得像气球一般的心境瞬时干瘾了。

站在屋檐下,门坎上,或伸长脖子或举起双手去品尝雨的新鲜。

我与友人躲了会雨,见没有暂停的可能,便互拉着手钻进了雨的大世界,去扮演属于自己的角色。

我把外罩脱下披在了友人的身上,一任雨水亲吻着我光溜的脑瓜,身上的弹力背心把我原本就单细的身材拥抱得更加“单细”,脚上的“狼”在痛苦地挣扎……

夜色越来越暗,雨点越来越大,我浑身开始打颤,上下牙齿发生了“两伊战争”,语言出现了“抑杨顿挫”。友人见状,忙把披在她身上的外罩揭等下重又披在我的身上,劝我到友人的友人处暂歇,我同意了。

人,在最艰苦的时候,有时对出现的星点温存亦会感到莫大的安慰。

友人从一个体商店买了把伞,撑在我们的头顶,撑起了一角属于

我们自己的小小天空,我们踏着光滑的水泥路面,走向友人的住处。

啊,这淘气且又顽皮来得正是时候又不是时候的让我欢喜让我忧的雨。

编辑:高华芬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