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中国雅事 | 插花,居室一抹香

自媒体 木棉道 2020/11/13 9:26:20

选嫣红,裁嫩绿,春色傍纤指。

碧绣铜瓶,寒湛井华水。

疏疏密密安排,分浓配淡,

映一片、文心画理。

重位置。小窗矮几乌皮,蜻蜓翼明绮。

便到飘零,也在砚池底。

只愁帘外莺儿,怜伊孤冷,

衔送上、隔邻浓髻。

——王策《祝英台近·瓶花》

有人说中国没有插花,

有人说中国的插花在日本。

其实,我们每个人对中国插花的认知

都或多或少有些误解。

中国,才是东方插花文化的起源地。

中式插花在秦代以前就出现了,

《离骚》“纫秋兰以为佩”,

说的便是佩戴香花。

东汉时期,随着佛教的传入,

佛供花兴起,中式插花初见雏形。

《修行本起经》中写道:

“须臾佛到,知童子心时,

有一女持瓶盛花,佛度光明,

彻照花瓶,变为琉璃”。

隋唐时期,插花开始普及,

到宋朝达到鼎盛,

举国上下各行各业盛行插花之风,

大诗人陆游、杨万里都曾是插花的高手。

杨万里云“胆样银瓶玉样梅,

北枝折得未全开。

为怜落莫空山里,

唤入诗人几案来”

而陆游则抒怀“床头酒瓮寒难熟,

瓶里梅花夜更香“。

这个时期的插花艺术注重理性意念。

突出“清”、“疏”,

形成清丽疏朗而自然的风格。

近现代以来,虽受外来文化的冲击,

中式插花的影子渐渐被模糊,

但文化的根基没有被时光抹去。

2008年,传统插花正式被列入

我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近几年,随着一批优秀古装剧的呈现,

中式插花越来越受到大众的喜爱。

不同于西式插花的

花量大、色彩绚丽,

中式插花以借花抒情、

托物言志为特色,

色彩淡雅、清新朴实,

更加崇尚自然美,

追求意境和韵味。

在构图布局上高低错落,

不拘泥于形式的自由花型

或是斜与平出的长枝条,

或是以旁逸斜出点点小花,

俯仰呼应,张弛有度,

清雅流畅,一如山水画,

有远景有近景也有留白。

在选材上讲究品性。

凡材必有意,意必吉祥,

追求枝情华韵。

荷花出淤泥而不染;

牡丹国色天香,花中贵者;

梅花傲雪凌霜,花中清客;

兰之幽怀若谷、

竹之虚心有度、菊之玉洁冰清。

折枝插瓶,回归性灵之美,

让日子散发一缕芬芳,

简约朴拙的意境中,

流淌着四时的低语,

入眼是画,入心是禅。

女人如花,花如女人。

爱插花的女子

亦是生活中别样的风景。

她们自带幽香,步步生莲,

拥有与众不同的静美气质

和高雅脱俗的艺术品味。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国风美衣▲

花开的时节,寻觅芳踪,

着一袭改良唐装漫步。

棉麻衣襟在暖阳的照射下愈加惬意,

静谧的蓝、端庄的立领与盘扣

仿佛一阕流传千年的花间词,

精致的刺绣盎然于袖,

举手投足之时,暗香浮动。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国风美衣▲

轻触花枝,馥郁袭人,

不经意间,改良旗袍便入了花影。

在修身线条的勾勒之下,

东方女子的婀娜身姿尽显。

香风阵阵,轻纱如云雾般起舞,

纱上的花藤与真花融为一体。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国风美衣▲

那悠悠然走在莲花池畔的,

是一位穿着改良国风的伊人。

文艺的小衫和裙裾

与清新雅致的荷花互相呼应,

精美的刺绣点缀着楚楚纤腰,

让人不禁遥想,或许若干年前,

有一位民国的淑女也曾在此处赏莲。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国风美衣▲

木棉红是岁月中令人难忘的一抹惊艳。

穿红色改良国风外套的女子,

仰望木棉,亦将木棉的气质镌刻在心间。

化繁为简的设计散发着东方的雅韵,

一颗扣子缀着流苏,

流苏在繁花中飘动,分外生动。

而大气的袖口因中国纹的修饰,

而变得更加典雅庄重。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木棉道微商城

邂逅改良国风美衣▲

莲花有莲花的姿态,

莲叶有莲叶的幽美。

改良国风长外套是花旁的清雅,

也是叶间的婀娜。

一气呵成的长款剪裁,

将身材修饰得高挑又曼妙,

简约的盘扣和立领,

展现出传统的对称美学。

袖口的刺绣缓缓散发出古典意境。

虽还未折花,却好似已将花朵藏于袖中。

中式插花的理想境界,

不是将它像古董一样束之高阁,

而是让它重新流行于我们的生活。

居室里一瓶幽香,

身上一袭改良国风,

即是一种惬意的中式优雅。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