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两瓶绿萝

自媒体 中国书画名家专访 2020/12/23 9:02:57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

两瓶绿萝

岁末年初,天寒地冻,冷的出奇。

凌晨五点多钟我就揉着惺忪的双眼,千不情万不愿地爬出热气腾腾的被窝,浑身抖索着,左一层又一层地把自己包裹在内衣外套之中,搓着双手,吸吸沥沥地打着冷颤,洗脸刷牙,都在加速度中瞬间完成,出奇的利索。

掏出手机看了看,离农班公交车六点发车还有五分钟,赶紧关灯、锁门、戴口罩,一溜烟跑到大门口,黑黢黢的站牌下,已经有早行的乘客在跺着脚,哈着手,不停地喊着“真冷”。

天阴沉沉的,清不冷的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刮着,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偶尔老树上的寒鸦惨叫几声,天地旋又恢复萧杀和寂静。

身上厚厚的保暖棉衣无法抵御外面的寒气,我紧紧裹住围巾,还是感觉寒气直往脖子往里灌着,彻骨的冷。

与闷热的夏日不同,夏日再热也最多是感觉到窒息、喘粗气,降暑还是能有多重解决方法的,而冬日的寒风是真真实实地扎进血肉的。

呼啸的疾风咆哮地卷着冰冷之气狂野而来,横扫千军如卷席,如一把叛逆的利剑,透支着空气中少的可怜的温暖,使放荡不羁的寒冷汹涌肆虐,桀骜不驯。

街道的尽头,第一趟农班公交扑眨着黄眼睛,带着嗖嗖的寒风嘎吱一声停在了我的面前,上车,扫码、付费,利索地找到一个合适的座位,稳稳地坐下。

若大的车厢,人稀板凳稠,四五个乘客,零星地分布在各自认为合适的地方,或闭目养神,或翻看手机,或隔窗眺望,各有各的心思。

车子分秒不差地驶向县城方向,一路上鸦雀无声,出奇的安静,也许由于寒冷,人们连说话都害怕消耗热量,故而紧闭双唇,拢紧胸怀,毫无表情,鸦雀无声。

偶尔有乘客上下车时,才感觉到一潭死水荡起了波浪,生了涟漪,溅起了水花。

东方渐渐明亮起来,鸡鸣狗叫的声音给大千世界带来了生机,早行的小商小贩抑或骑着电瓶车,抑或开着电动三轮,抑或驾驶着农用运输车,拉着各色的农副产品,急急地向城里奔去,以期撞个头彩,卖个好价钱,然后,再回购一些过新年的礼物,开开心心的过个欢乐祥和幸福年。

举目四顾原野,万木枯萎,单调乏味,大地一片萧瑟,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地吹过,不留情面。

路上都是缩着脖子,拉紧了衣服领口急匆匆的行人,空气中到处飘荡和膨胀着寒冷之气,就连路旁的小花小草都缩紧了身子,只有香樟、冬青树还傲慢地伫立在道路两旁,给人一抹打眼的绿色,带给人一片惊喜。

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心灵,这鬼天气,路边的行人已经绝迹了,飞鸟,走兽,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我还独立寒冷风口,为自己的痴爱不惜经霜斗寒走一回。

远处,天空雾蒙蒙的,隐约闪现着小城的楼房平房,模模糊糊。它们的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绒绒的霜,白白的,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煞是好看。

而路边的水塘,水清见底,少有的清澈,给人带来一种暖洋洋的满足。

最近,忙里偷闲,把自己在政府大院的几间房子收拾了一下,改造成一处集书画创作、吟诗作文、聚餐、品茗的休闲之地,为自己的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提供一处节假日雅聚的根据地。

今天进城就是准备买几盆花草点缀一下环境,增加一下根据地的生机和活力。

连续逛了几家花艺馆,都没有合适的花卉适宜在这天寒地冻的季节养殖观赏,带着最后的一丝留恋不舍和不甘心,走进一家姐妹经营的店铺。

宽敞的空间布满了琳琅满目的花儿草儿,墙壁上、花架上、橱窗上、天花板上到处或栽或养、或放或摆、或挂或插,摆满了大小不同、形状迥异的盆栽、瓶栽、插花,五彩缤纷,养眼,醉心,迷人,销魂。

我宛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惊叹不已。

啊,这才是我所想要的效果,这才是我所羡慕的布局,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花花世界。

小姑娘见我全神贯注的模样,便走上前来怯生生问我想买什么。我告诉她想买两盆绿植放书房增添一些诗意,寄托人文情怀,附庸风雅一番。

她笑着说,这样的天气什么花都不好养,同时建议我买点仿真花摆设,我摇了摇头,说那样太呆板,更没有生机和活力了。

我一边继续欣赏她们的花卉杰作,一边随口询问什么花卉在这个季节容易养殖。

她告诉我这个季节花都很难养,建议我买几盆绿萝试试,这种花不娇气,对环境、温度、水分、光照等要求不太苛刻,属于懒人养花一类的品种,既可以土质盆养,也可以玻璃器皿水养。

小姑娘滔滔不绝地普及养花常识,我受益匪浅。

绿萝是一种室内装饰植物,在家里栽上一盆绿萝,任其茎蔓从容下垂,宛如翠色浮雕,既能充分利用空间,也能净化空气,为室内平添几分秀色。

如果将绿萝放在办公桌或者书橱上,它那一条条的茎蔓就像是绿色的瀑布垂挂下来,那样的细软,那样的娇嫩,让人心生欣喜。

如果仔细观察一片嫩叶,能看到叶柄处长出的清晰的叶脉,在每条长蔓的顶端都有一个打着卷儿的小嫩芽,正生机盎然的茁壮成长。

绿萝的叶子,碧绿碧绿的,像一颗颗绿色的小爱心,还像一滴滴绿荷叶上滚动的小水珠,更像小朋友们合拢的手掌。

它的枝叶十分茂盛,密密层层的。叶子摸上去十分光滑。

小姑娘见我站在花架前全神贯注地看着两只硕大的高脚杯里水养的绿萝,忙凑上来说,这两盆绿萝都养了两年多了,茂盛、葱茏、青翠,四季如春,有着蓬勃向上的朝气,一直没舍得卖。

小姑娘说的情真意切,真的假的且不去论它,绿萝生长的的确旺盛,很有气势,惹人喜爱。

我,下定决心,银子多少不论,买下。

我让她拿下来,小姑娘依依不舍,磨磨蹭蹭地搭着凳子从高处一一取下,用塑料袋装起,很不情愿地递给我,忍痛割爱,半天才松开手,隐约可见眼中泪花在打转。

我,心满意足。

小姑娘告诉我,回家后把叶片上的灰尘用软布擦拭干净,用自来水把根部冲洗干净放入瓶中,最好放在空调房,千万别养死了。

听她的口气,和绿萝确实充满感情,依依不舍。

看来我真是夺人所爱了。

回到家里,忙不失迭地洗漱早已准备好的两只玻璃瓶,把绿萝根部清洗干净,小心翼翼地插入瓶里。

看着盈盈绿萝,心情瞬间从零下转到零上,我的心从天寒地冻的坚冰瞬间变成热气腾腾的暖阳,心情洒满一地阳光。

每当读书疲劳的时候,每当写作手麻脚酸的时候,每当思绪枯竭的时候,抬眼看一看生机盎然的绿萝,立刻会受到启迪和感染,精神瞬间由困倦转为斗志昂扬,奋笔疾书,重又策马扬鞭,在文字的海洋挥斥方遒。

我们要学习绿萝的生存法则,学习绿萝的攀登精神,学习绿萝的适应能力,不怕环境恶劣,即使遇到挫折也要坚持不懈,以不变应万变,不断的改变自己,把自己变得翅丰羽健,更加强壮。

编辑:高华芬

作者介绍:

张行方,安徽定远人,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人才学会会员、安徽省古塬书画院副院长、著名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典雅博大、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艺术美感跃然纸上。

出版有:《等你回航》文学作品集。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