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遇到人该如何问候欧洲大陆的贴面礼习俗棘手吗

自媒体 任奥全球推 2019/5/2 14:55:38

  亲吻:遇到人该如何问候欧洲大陆的贴面礼习俗棘手吗

  在工作中遇到人该如何问候?欧洲大陆的贴面礼习俗是否已落后于时代?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值得分析。

  “我已经意识到,女性力量甚至仅仅是女性独立的一个核心要素是亲吻。”



  这封电子邮件在午餐前送达。嘉宾们正齐聚一堂,为下一届英国《金融时报》巅峰女性(Women at the Top)峰会的主题献计献策。这位杰出的发件人虽不能参加,但她想分享自己对议程的想法。

  亲吻。这一主题有些出人意料,但并不令人震惊。我们在工作中遇到人该如何问候?这是一个棘手而又多变的问题。在会议上讨论这一话题既让人紧张,又切合当前社会热议的主题。握手和亲吻——最怪的就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其他领导人的握手和亲吻——是权力游戏,值得分析。

  在午餐期间同其他嘉宾聊天时,我也认识到自己觉得难以把握合适的问候方式。

  身为一个拘谨的英国男子,我生来只会用力握手,我习惯用这种方式来问候我的近亲、朋友和陌生人。

  但是当我在20世纪90年代被派往布鲁塞尔时,我不得不习惯欧洲大陆风俗。社交场合已经相当困难。我在比利时遇到了我的西班牙妻子,我学会了与她的西班牙女性友人和亲属——有时候是第一次见面,偶尔甚至还有男性姻亲——反复进行贴面礼。

  工作场合就更复杂了。遇到陌生男女,握手仍然是我首选的打招呼方式。但我似乎已开始自然地,甚至老练地回应女性熟人的欧洲大陆正式亲吻礼——亲两次。

  有些同事坚持认为这是错误的。Lex专栏负责人乔纳森•古思里(Jonathan Guthrie)今年写了篇文章,专门讲他严格遵守只握手的问候方式。他最近跟我说,他仍然认为比这更亲密的方式都是出格的。乔纳森现在的副手伊莱恩•摩尔(Elaine Moore)在2014年曾明确要求男性不要以亲吻(有时是在他们第一次会面时)来欢迎她。她说这样的问候现在越来越少了。

  她很超前。#MeToo运动揭发的种种丑闻正确地突出了在所有工作关系中,有关权力和允许的问题。Ted Baker最近不得不委托一家律所来调查“强迫拥抱”的指控,导致这家时尚品牌的创始人雷•凯尔文(Ray Kelvin)被迫休假。我的另一位同事、前零售记者克莱尔•巴雷特(Claer Barrett)描述了第一次见到凯尔文时被他拥抱的经历。她写道,“这并不是他最奇怪的地方”。但仍然很奇怪。

  行为古怪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最近受到了应得的抨击,他在一次欧盟峰会上粗暴推搡了愤怒的特里萨•梅(Theresa May),我认识的一位女性高管怒吼道,“这是典型的阿尔法男子控制姿态”,随后他还被看见与一位女同事打招呼时揉弄她的头发。

  这些都属于冒犯的举动,男性——也包括女性——都不应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作出这类举动。即使获得许可,这些举动也逾越了界线。

  对问候的困惑有着漫长、令人尴尬的历史。根据露丝•古德曼(Ruth Goodman)最近的一本书,在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吻手礼有“很多让你自找难堪的可能性”。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朱莉娅•苏维莱托(Juulia Suvilehto)研究过社交接触,曾告诉我“重要的是要确保问候方式与双方关系以及当地文化相符”。

  我知道什么是允许,也知道什么是边界。但我仍担心自己的选择。我可以单写一篇专栏来分析记者与联系人变成朋友之后的情况——以及他们是否应该这样结交朋友。我只想说,我熟识的一些女性每次问候时都会亲吻我,如果我换成握手,那会比接受她们的亲吻更加尴尬。

  《与美国人共事》(Working with Americans)的合著者艾莉森•斯图尔特-艾伦(Allyson Stewart-Allen)告诉我:“一旦你越过了握手的级别,一切都可能发生。”但是,作为一名在世界各地生活和工作过的美国人,她也赞赏问候习惯上的文化差异。她的建议与克莱尔•巴雷特的相似:从对方那里得到线索。

  前文中那位对容克那种动手动脚的问候方式不满的女高管也同意,并又举一例:“你永远阻止不了荷兰人在你脸上亲三下。安全的做法是不要亲吻。但我们都是人,如果当时情况感觉正确的话……”。但恰恰是“情况”发生了变化,令这一领域变得充满变数。

  我显然应该宣布2019年为握手年,但我可以预见例外情况。我也知道你会因为想太多而搞砸打招呼的场合。这让我回想起了引发这篇反思的那封电子邮件。午餐会后我浏览邮件,发现那封邮件有一个更新。那位杰出的嘉宾原本想写的是“核心要素‘缺失’(missing),而不是‘亲吻’(kissing)。”

条评论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