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达之:知真草者之于行 善三色者灵于动

自媒体 中国书画名家专访 2019/8/18 7:19:51

刘达之:知真草者之于行  善三色者灵于动

——专访江苏省书画艺术家刘达之先生

全媒体记者:高华芬 张行方

刘达之先生,号:丹阳子,丹阳漫士。出生于一九五四年。是著名国学大师佛涛上人的入室弟子。逸格斋是刘达之先生的书画工作室。

曾任: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

e60a4e2f08b941a38eaeaa7e41826564.jpg

现任:苏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苏州吴门现代艺术画院副秘书长,泰伯书画院副院长,中国教育台水墨丹青栏目、名家讲堂栏目组-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亚洲画家联合会会员,《艺宝在线》签订的书画家,中国文人画会会员,无锡锡梅诗书画院常务理事。

刘达之先生书画作品入选多部书画册、辞典,被些博物馆,美术馆收藏。曾在北京、东京、台北、香港、深圳、上海、苏州等地举办联展、个展。当地电视台、投刊及苏州日报都曾报道。

刘达之先生作品入选:2015、2016、2017年中国邮政:《中国当代书画百强有奖邮资贺岁明信片》。

刘达之先生在书写作品过程中,笔毫的使转、运动往往在点画之间,字与字之间留下了相互牵连,细若游丝的痕迹。   

《宣和书谱·行书叙论》说:“自隶法扫地,而真几于拘,草几于放,介乎两间者,行书有焉。于是兼真则谓之真行,兼草则谓之行书。”

刘达之先生的行草写的比较放纵流动;行书写的比较端正平稳。

他的书法大小相兼,每个字呈现大小不同,存在着一个字的笔与笔相连,字与字之间的连带,既有实连,也有意连,有断有连,顾盼呼应;他的书法收放结合,一般是线条短的为收,线条长的为放;回锋为收,侧锋为放;多数是左收右放,上收下放,但也互相转换,左放右收,上放下收;他的书法疏密得体。一般是上密下疏,左密右疏,内密外疏。中宫紧结,凡是框进去的留白越小越好,划圈的笔画留白也是越小越好。布局上字距紧压,行距拉开,跌扑纵跃,苍劲多姿。他的书法浓淡相融;行书书写应轻松、活泼、迅捷,掌握好疾与迟、动与静的结合。墨色安排上应首字为浓,末字为枯。线条长细短粗,轻重适宜,浓淡相间。即理法通达、笔力遒劲、姿态优美。

古人云:“寓新意于传统,寄妙理于法度。”“神韵为上,形质次之。”一件好的书法作品,力求达到线条美、结体美、章法美、墨色美,神韵为上。

刘熙载的《艺概》中说;“知真草者之于行,如绘事欲作碧绿,只须会合青、黄,无庸别设碧绿料也。”刘熙载这段话的意思是说,真、草、行三体的关系,犹如绘画中的碧绿色,只须合青色、黄色即会出现碧绿色,不必专门设一种碧绿颜料。换句话说,刘熙载认为写行书,只要精通楷书和草书两体,融合在一起写即能成为行书,用不着专门学行书。

ba0cb24da7074b978bb09d38337c59a0.jpg

张怀在《六体书论》中讲到真、行、草书体的特点和趣味不同时说:“真书如立,行书如行,草书如走,其于举趣,盖有殊焉。”真书即楷书如立,即严肃而处静态。草书如走,即比较快速,处在一种动态。行书贵行,行则不同于立,也不同于走。行不同于走的速度,徐徐而行,即笔毫常处在行动的状态,起收笔无停顿很久的动作,意到即动,或连带,或提笔萦带,即上一笔和下一笔起收笔之间,存在着或明或暗或实或虚的联系。同时,在结体上又具有草书的简便结构,把楷书中重复笔画加以省损,又加上连带变形等方法,加速书写的速度,这就造成行书之行的特点。

“趋变适时,行书为要。”它利于实用,又能在艺术上减法尽意,动静结合,虚实变化,形成节律韵味。“真行近真而纵于真,草行近草而敛于草”。比楷书放纵,比草书又收敛,有静有动,有繁有简,意趣无穷。

中国花鸟画的立意往往关乎人事,它不是为了描花绘鸟而描花绘鸟,不是照抄自然,而是紧紧抓住动植物与人们生活遭际、思想情感的某种联系而给以强化的表现。它既重视真,要求花鸟画具有"识夫鸟兽木之名"的认识作用,又非常注意美与善的观念的表达,强调其"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的怡情作用,主张通过花鸟画的创作与欣赏影响人们的志趣、情操与精神生活,表达作者的内在思想与追求。

刘达之先生的花鸟画在造型上,重视形似而不拘泥于形似,甚至追求"不似之似"与"似与不似之间",借以实现对象的神采与自己的情意。

刘达之先生的花鸟画在构图上,它突出主体,善于剪裁,时画折技,讲求布局中的虚实对比与顾盼呼应,而且在写意花鸟画中,尤善于把发挥画意的诗歌题句,用与画风相协调的书法在适当的位置书写出来,辅以印章,成为一种以画为主的综合艺术形式。

刘达之先生的花鸟画在画法上,花鸟画因对象较山水画具体而细微,又比人物画丰富,所以工笔设色更具写实色彩或带有一定的装饰意味,而写意花鸟画则笔墨更加简练,更具有程序性与不可更易性。

刘达之先生的花鸟画用笔用墨以沉雄浑厚为尚,不斤斤计较,要不拘纸墨。但不是不顾纸墨,须在法度之中。沉着之妙,在于用笔挑剔不轻浮,行止不飘忽,千笔万笔可简,一笔两笔可繁,因而意在其中。参差离合,俯仰断续,勾斫顿挫皆笔也。用笔忌流走,忌轻浮滑软,贵遒劲有韧力。遒可去轻忽,劲以气胜,有韧力则笔挺健而所谓能运圆笔,始能出中锋韧线。转折旋叠,有提力拖力,才能外有力气,内具神趣,用力沉着,笔笔运到,才能具奔雷坠石,惊蛇人草之趣。

刘达之先生的书画创作已臻完美,相信假以时日,一定会有更高的建树,在未来的日子里,他的书画作品一定会在艺术界占有一席之地,一定会飞的更高,走得更远。

她,一定会不负众望。

责任编辑:高华芬

附:刘达之先生书画艺术作品欣赏——

条评论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