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说服那些舍不得放手的创始人离开公司

自媒体 任奥全球推 2019/5/2 16:09:54

  如何说服那些舍不得放手的创始人离开公司

  一旦企业创始人所创造的东西受到威胁,他们保护自己心血结晶的动力就会超越对成功的渴望。

  2017年9月,Superdry联合创始人朱利安•邓克顿(Julian Dunkerton)被问到“有什么东西是你想拥有、而你目前没有的?”他回答道,“我真的没什么特别向往的东西。”当时他给自己的生活满意度打了满分。



  时过境迁。眼下毫无疑问的是,在去年一怒之下退出他创办的品牌服装公司后,这位创业家希望在该公司董事会获得一个席位。他告诉我,只有在稍后举行的特别会议上说服股东让他重新担任产品和品牌负责人——作为重振这家萎靡不振集团的计划的一部分——他对生活的满意度才能恢复到完美的满分。

  企业创始人对成功的渴望是一种基本动力。他们渴望改变世界,成为最出色的人,创造和销售更多的产品,提高客户的满意度。然而,一旦他们创造的东西受到威胁,他们保护自己心血结晶的动力会超越对成功的渴望。

  当创始人的名字挂在门上,而本人站在门外朝里看时,这种感觉甚至更加强烈。设计师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去年告诉我,上世纪80和90年代,在她卖掉自己的时装公司后,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品牌江河日下,当时她是多么痛苦。蒂姆•沃特斯通(Tim Waterstone)曾多次试图买回他的同名书店(当时HMV拥有这家连锁书店),但都没有成功。

  雷德罗(Redrow)的创始人史蒂夫•摩根(Steve Morgan)曾为了追求其他兴趣而离开这家英国住宅建筑商,他在8年后的2009年重返这家公司。就像邓克顿回归Superdry一样,当时他的回归遭到时任董事会的反对。这家公司“就是我的宝贝,当你看着自己的宝贝陷入困境时,你怎么都不能坐视不管”。不久前,在他最终退休前在雷德罗工作的最后一天,他回忆道:“我能看到所有出问题的地方,那时我非常沮丧,因为我无能为力。”

  重新出任董事长后,摩根改变了雷德罗的战略,带领公司走出了金融危机时期的业务低谷。在向投资者发表的演讲中,邓克顿把自己列为几大回归天王之一,与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戴尔(Dell)的计算机创业家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齐名。

  2014年发表的一项基于苹果和戴尔等案例的理论,指出了创始人成功回归的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公司业绩必须在恶化,二是首席执行官继任计划必须出了差错。创始人——尤其是如果他或她仍在董事会中,与其他董事有关联,并拥有可观数量的股票——于是成为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

  不过,同样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在试图开启新时代或改变战略的董事会中,创始人可能成为绊脚石。意大利陆逊梯卡(Luxottica)公司年已八旬的创始人莱昂纳多•德尔韦基奥(Leonardo del Vecchio)一再表现出不愿退出自己创立的公司。即使在这家眼镜公司与镜片制造商依视路(Essilor)合并后,他仍在发挥影响力。没错,他的控股公司是该集团最大的股东,他还是执行董事长。但他最近攻击依视路掌门人的举动,更多的是出于无法熄灭的创业渴望和这位创始人本能的控制欲。正如一位投资者所说的那样,他“不会去做空(德尔韦基奥这样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孤儿”。

  创始人还有其他方法来保持控制权。易捷航空(easyJet)创始人斯泰利奥斯•哈伊楼诺(Stelios Haji-Ioannou)保留这家廉价航空公司的一笔股份,并拥有“易捷”品牌的所有权。当他认为这个品牌面临风险时,他会将此作为一种发声的授权。

  诸如马云(Jack Ma)、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科技创业家,以及最近的拼车公司Lyft的创始人,都采用新颖的股权结构来保证未来控制权。

  如果企业家不认为自己永远有可以贡献的智慧,他们就不会成为现在的自己。“从定义上讲,他们是特殊的,”上述2014年论文的合著者之一、尼利商学院(Neeley School of Business)的瑞恩•克劳斯(Ryan Krause)表示,“这是整件事的关键。”

  极少数人——史蒂夫•乔布斯是其中之一——能够出色地适应新环境。搭上他们的顺风车的高管和投资者因此受益。对这类人进行僵化、持久的保护的问题在于,人们不可能预测创始人的能力何时枯竭、甚至是否会枯竭。有时,他们的超能力会消退,或者就像Superdry董事会在反对邓克顿回归的时候所声称的,他们被证明无法将自己原有的制胜战略应用到一个已经改变的市场。如果有必要,董事会必须能够引导创始人退位,并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

  摩根2000年自愿离开了雷德罗。他最近告诉我,如果“我当时知道我现在所知道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这一语道破了其中的两难境地。在雷德罗的案例中,摩根回归的理由非常充足。但要说服那些舍不得放手的创始人他们是时候放手了,就像说服父母们不要再担心已经成年的子女一样困难。

条评论
评论